失戀后的心理陰影,好像永遠都走不出來,為什么?怎么辦?

發表時間:10-24 09:08    瀏覽:
為你推薦 更改我的擇偶要求

Ehen

明天會更好

菁菁之心

林海雪原

姍姍來遲

秀麗

光明

很少有什么能像分手一樣,令你的情感世界兵荒馬亂。我的第一段長戀情結束時,一連幾天醒來,我似乎都不記得自己和前任已經分手了。但這種錯覺只會持續一到兩秒,每當記憶襲來,我便會從往常舒適的滿足感中突然重新被甩回冰冷痛苦的現實。

我對分手的反應,很多人也都體驗過。分手不僅僅會讓你難過,對年輕人而言,它是造成抑郁癥臨床表現最常見的危險因素之一。我對這個話題的理解不僅來自于個人經驗:我是一名婚戀心理學家,今年是我在美國西北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第五年。除了探索人們如何從分手中走出來,我還研究人們如何開始并維持一段高質量的感情。

經歷第一次分手時,我正在亞利桑那大學監管一個艱巨的項目,對從慘痛的分手中恢復的年輕人進行跟蹤調查。這項研究運用各種手段對他們的恢復過程進行測量:調查與訪談,以及心率監測和傳感器,后者能讓我們感知到參與者在想到分手時手心冒出的哪怕一絲絲汗意。截至項目結束時,共有兩百多名大學生和社區成員向我講述了他們的分手故事。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研究分手。我之所以會癡迷于此,某種程度上是因為分手對我們每個人會產生不同的影響,并且在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留下印記。在完全恢復以前,我們或許有時會在床上歇斯底里地抽泣,有時又感覺自己已經心如死灰;可能完全睡不著,或者根本不愿下床;可能渴望放任自己的欲望,或者變得性致全無。

你甚至會想干脆抹除關于戀人的全部回憶。

如今,在我看來,這形形色色的反應無一不說明,分手會極大程度地波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眾所周知,與愛人分開意味著失去愛慕、親密感和相互關懷的重要來源。但分手也會產生一系列更為微妙的影響:重塑自我身份認知,改變我們內在的生理節律,以及逼迫自己更新對未來的假設。

此處提到的觀點,是基于我和同事們的研究,我對他們的研究項目感到深深欽佩。事實上,我將向你們講述我心目中關于分手的最酷、最有啟發性和最有助益的研究,并教你們如何從分手中恢復過來。

為何分手如此痛苦?

它改變了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愛情中最幸福的部分莫過于,你和對方可以親密到仿佛快要變成一個人了。研究表明,隨著關系進展,在若干不同方面,情侶之間的心理界限會變得模糊。

每一次深夜里的互訴衷腸,每一次解鎖城市新地圖的約會,都是伴侶們分享和交換個性、技能和觀點的機會。伴侶們的感情越深厚,他們的確會越傾向于從“我們”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什么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我們想要什么,我們的未來會怎樣。

這個過程令人激動又滿足。然而,逆向體驗它,會讓人迷失又痛苦。一段感情終結時,你會開始質疑對自己的認知(“我真的熱愛運動嗎?還是只是為了取悅他?”)。

維拉諾瓦大學(Villanova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艾麗卡?斯洛特(Erica Slotter)和同事們的研究表明,這種不確定性會造成心理上的壓力。斯洛特和她的團隊用六個月的時間跟蹤調查了69名大一新生的戀情,每隔兩周會詢問一次他們的感情狀況,以及他們是否對自己有清晰的認知。當斯洛特分析在六個月內分手的26名學生的測試結果時,她發現,他們對自我認知的清晰程度在剛剛分手后的測試中驟降。而且,他們的測試分數在后來的幾周里持續下降——并且,他們對自我身份的認知越模糊,就越容易表現出抑郁的跡象。

它改變了我們的生理節奏

由于我們對伴侶產生依戀,他或她會對我們的想法、感受甚至生理機能產生強大的影響。亞利桑那大學的臨床心理學教授斯巴拉(David Sbarra,他也是我之前所在實驗室的負責人)和他的科研伙伴,康奈爾大學的人類發展學教授哈贊(Cindy Hazan)一致認為,親密的伴侶關系能幫助我們的生理系統保持平衡:它能讓我們從緊張不安中平靜下來,從怠惰低落中恢復活力,幫我們設置日常生活的節奏(比如在該用餐或休息的時候發出訊號)。

事實上,除了令人心生愛慕,伴侶還能起到鬧鐘、起搏器和安全毯的作用。無論一段戀情是美好還是糟糕,伴侶都會從生理上和心理上深深受到對方的影響。

因此,分手對雙方都是沉重的打擊,就像突然禁止每天早晨滿眼血絲的咖啡因成癮者喝咖啡。斯巴拉和哈贊指出,經歷分手的成年人表現出很多生理失調的癥狀,如果我們把嬰兒與哺育者分開,他們也會表現出相同的癥狀:生理性焦慮、睡眠失調、食欲不振等。

令人震驚的是,如果你禁止一個人接觸自然光線,進而干擾其晝夜節律,這個人的身上也會出現非常相似的癥狀。所以,如果你因為分手而難過不已,在午夜輾轉難眠,這很可能不只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你的伴侶也許已經成為了你內在生理節律正常運轉的條件之一。

這種生理上的紊亂不僅僅是難過而已,還可能會造成健康問題。想到痛苦的分手經歷,人們會表現出遭受壓力的跡象,比如心跳加速和血壓升高。如果讓身體長期處于這種高損耗的狀態,會對健康造成真正的影響。事實上,離婚后沒有再婚的人,英年早逝的風險更高。

感情越忠誠,分手越艱難

一段感情中,忠誠是寶貴的。它驅使伴侶關愛彼此,促使他們原諒對方和犧牲自我,并且提供安全感。忠誠不只是想要和心愛的人黏在一起,而是感覺自己深愛著對方,并且自動將對方放進你對未來的設想中。

婚禮時叫錯新娘的名字,可能正是由于和前任在一起時曾對未來做過類似的設想。

然而,忠誠也意味著風險。高度忠誠于彼此的伴侶分手的可能性很低,但一旦分手,這對他們的情緒造成的影響也會相當嚴重。雖然一段感情的長短和幸福程度并不一定會影響其分手的可怕程度,但如果伴侶對彼此做出明確的承諾,例如同居或計劃結婚,他們在分手后對生活的滿意度的確會陡然下降。

正如放棄你的某些身份是痛苦的,放棄你對未來的計劃也是痛苦的。如果你設想你會與某個人共度余生……好吧,分手可能意味著突然被迫放棄很多事:幾個出國旅行的方案,若干未來家庭度假的計劃,也許甚至包括給想象中的下一代提前取好的名字。這種大規模的心理修正會令人困惑,筋疲力盡,感到難以完成。

我們該如何應對?

1、允許自己憤怒

分手基本上不會只觸發一種情緒。如果是被迫分手,你很可能會傷心不已,因為你失去了你所珍視的東西——但由于分手很少是不可挽回的,你也許還會抱有希望,想知道是否有什么方法能修復你與前任之前的感情裂痕。你也許會因為對令你痛苦的現狀毫無掌控而感到沮喪,但也因為明確地知道是誰該為你的痛苦負責而感到憤怒。當然,你也許仍對前任存有愛與渴望。

大多數人一定想盡快從分手造成的任何一種糟糕情緒中走出來。可反直覺的是,實現它的最佳途徑也許是擁抱你的憤怒,而不是任由自己繼續陷在溫情與喜愛的甜蜜痛苦中。

一項試驗對年輕人失戀后一個月里的感受進行了密切追蹤,研究者發現,每當參與者報告他們對前任產生了極其強烈的愛意后,第二天他們往往會更難過。相反,如果參與者表示他們感受到異常的憤怒,這就意味著隨后他們的痛苦與愛意都會降低。這種規律在最終大抵恢復的參與者中表現得尤其明顯,研究者推測,情緒起伏可能真的會防止我們被困在痛苦與渴望的死循環里。

2、想清楚,說出來

面對分手,一個完全合理的反應是盡量避免去想它。大多數人不想重復分手的細節,他們當然也不會愿意跟陌生人講這些。

但最近我與同事們在亞利桑那大學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這種聽起來讓人不太舒服的場景可能真的能使人放松下來。我們招募了210名在過去六個月內與前任分手的年輕人,他們尚未從分手的痛苦中走出來。我們要求其中一半的人來實驗室接受輕松的測試:九周里,他們只用來兩次,每次花半小時答完一份關于他們的恢復過程的問卷。

我們要求其余參與者為我們騰出遠遠更多的時間,在同樣的九周里,他們會來四次實驗室。實驗內容也更深入,每次持續一小時或更久,包括訪談和問卷上方的生理指標評估(比如監測心率和血壓)。

當我們比較兩組最終問卷上的分數時,我們發現,恢復程度被高頻監測的參與者,會明確地表現出某種類型的恢復方式:他們對自己的身份有了更為明確的認知。他們更傾向于認同這樣的說法:“我重新找回了自我”。在討論分手時,他們甚至更多地說“我”,而不是“我們”。這種分手后對自我身份的更為明確的認知,也表明他們不再像剛剛分手時感到那么孤獨與悲傷了。

雖然大多數人并不能在分手后參與一個科研項目,但我們認為,這個項目中的某些方面,是可以在家復制的。

多次來實驗室接受測試的好處,也許在于對你的“分手故事”進行多次演練——但前提是,你所處的場景會鼓勵你以分析的方式思考你的經歷,而不是沉湎于痛苦。因此,如果你正因分手而難過,不論你選擇自己消化,還是向朋友或咨詢師傾訴,也許最好讓自己的想法保持條理,而不是在腦中不停重復令你痛苦的場景。

也許聽起來很奇怪,你甚至可能愿意去設想你的整個分手故事在旁觀者眼里會是怎樣的。伯克利的科研人員們發現,這種所謂“抽離”自我的技巧,能夠幫助人們從被拒等沮喪的遭遇中恢復過來。

重復填寫一系列的問卷,能讓參與者們記錄下自己的恢復過程。雖然每晚仍然會為前任翻來覆去幾小時才能入眠,但想起幾周前還每晚毫無困意,你也許會感到些許安慰。你可以為恢復過程中的關鍵性指標記下日記——睡眠、情緒、對前任的思念程度,諸如此類——它能幫你發現自己的進步。你也許甚至想要找到一個可以相信的人,朋友、家人或心理治療師,讓他們對你進行評估,他們如果看到你進步的跡象,會提示你。

3、有策略地避開前任

想要與前任保持聯系的沖動可能很強烈。大約有一半人試圖和前任做朋友,九成年輕人會以某種方式關注前任的動靜(包括在網上關注他們)。

如果你屈服于這種沖動,請記得這樣做也許會付出代價。當看到前任時,人們往往會感到更難過(這一點也不有趣!),而且還會更愛前任(這可能會很有趣,但對你從分手中恢復過來毫無助益)。甚至連網上聊聊天也是有害的:在Facebook上窺視前任會導致悲傷和思念,并不會幫你實現個人成長。

“我做過的最好的事兒,就是停止了視奸我的前任。”

不過,以下這點提醒也很重要。亞利桑那大學的曼森(Ashley Mason)和她的科研伙伴們發現,如果你已經真正接受了分手的現實,那么此時聯系上前任,可能會讓你感覺更好。(當然,這種聯系必須和性無關——抱歉,讓你失望了!)他們之所以會提出這點提醒,是因為真正從分手中恢復過來的人不再依靠前任的撫慰和支持,看到前任也不會渴望發生親密關系,然后失望而去。相反,這些人能享受與前任的友誼帶來的快樂。

另一方面,對于還未接受分手現實的人來說,和前任發生性行為其實能緩解他們的悲傷。因為這些人仍希望獲得上一段感情中的親密感與安全感,從純友誼的角度去看待你的前任,可能會引起你渴望與前任親昵的欲望,但你的欲望并不能完全得到滿足。研究者們推測,與前任真正發生親密接觸,能讓人們真正感受到他們與前任之間的親密關系,這(至少暫時)能緩解欲望,減輕痛苦。

4、你最終會走出來的

即便掌握了一切技巧和妙招,分手可能還是會讓你痛苦。但以下幾條理由可以讓你保持樂觀。

首先,悲傷通常消失得比你想的要早。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心理學副教授伊斯特維克(Paul Eastwick)和西北大學心理學與管理系教授芬克(Eli Finke)共同發現,當他們要求人們估計自己與伴侶分開后的悲傷程度時,人們所預測的崩潰程度遠高于后來分手時真正的感受。事實上,人們在剛剛分手后感到的痛苦,與他們所預測的在分手兩個半月后的痛苦程度相當。

分手既可以是痛苦的來源,也可以是成長的機會。反思分手的過程中,我們通常會意識到我們作為人、作為伴侶,該如何做得更好。我們也許會摸索出自己身份中曾經被忽視的部分,因為它們與曾經的伴侶個性不太契合。我們甚至會發現,想要完成目標突然容易了很多:如果伴侶曾經對你追求成功的努力毫無助益,那么,分手后的你可能會加速成功的步伐。

錯過了Summer固然可惜,但請相信,Autumn很快就會出現,美好的戀情終將再次來臨。

請對自己心懷憐憫:即便分手是正確的決定,想要斷絕兩個人復雜交織在一起的生活和思想,也絕非易事。但如果你是幸運的,就可以對自己是誰以及自己想成為誰,有一個更加清晰的認識,因為你現在是一個人了,只能靠自己。

版權聲明:精選的文章和圖片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涉及版權問題,敬請您及時聯系我們溝通授權,刪除或重發,非常感謝!

手機交友

返回頂部

七位数开奖结果